榆安桐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2020你们想看什么cp?

花落圣诞24h/5:00

花落

  

  “花落!我爱你——”

  “花神那个甩狙一流帅啊。”

  “什么也不说了,今天让我们照常吹吹花神。”

  ……

  花落按着昵称一一谢过打赏礼物的人,结束了直播,在机位上伸了个懒腰才起身。其余队员也在忙着练单排和双排,顺便把直播时长追一追,也就没人注意到花落自个儿出去拿了瓶冷饮进来。冬至刚过,温度虽然没有低的厉害,但也绝不是该喝冷饮的季节。花落拧开瓶盖,一抬头就看到正上楼的soso,动作顿了一下,随即灌了一口冷饮,没有主动和soso打招呼。花落不开口,soso也没上来找话,他上来本就是有事。待要转头去忙自己的事的时候,凭着敏锐地视力看到了花落手里冷饮瓶上因为温差而凝起的细小水珠,当即soso就站住不动了。视线黏在那薄薄的一层水雾上,脸上的表情都隐没了,只剩阴沉沉的一片黑。不等花落喝下一口,soso就越过队员走过来,直接把冷饮拿了过来,顺手就丢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这一丢的动静不小,几个队员都转头看过来,看到这边的气氛后又不约而同地立马转回去继续自己手里的事。

  这俩人昨天开始就不对劲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冷战起来。这种事情从前要是谁说起来那绝对就是没睡醒,要么就是喝大了。别人或许不知道,自家战队里还是清楚的——花落和soso虽然不腻歪,但是平时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俩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就算有什么小口角也是俩人调情用的。哪儿跟这两天一样,冷的整个战队的气压都跟着低了起来。队员们有问的心,奈何花落平时看上起蛮好说话,这事上却一点都不肯说,甚至一提起来教练就立马转话头。soso作为教练,平时对他们就挺严格,更是不能去问了,于是这事就这么搁着,队员也没法劝。他们都快觉得这俩人是不是分了,那骑士团可怎么整,少谁都不行。

  花落任着soso扔了东西,一句话不说坐在机位上就点开复盘时的视频研究。

  这事说来也简单,并没有队员们想的那么复杂。本来经理已经谈妥了一家赞助,谁知道那家赞助临到了了突然反悔了,叫经理原来的准备都成了竹篮打水。经理就和soso说起来这个事,这事应该是让对队长知道的。但是soso拦住了,说过段时间他再和花落说,当下告诉华路并没有什么用,只能让他跟着有压力。soso本意是好的,没想到花落从经理那儿听到这个事后就直接生气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给soso。

  

  “啪——”手机直直的掉在地上,正面朝下,和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花落看了一眼,没捡。战队什么样他心里最清楚,虽然说已经有了起色,青训生里也有个好苗子。但是骑士团沉寂太长时间了,和国内其他战队比起来,骑士团能说出去的优势屈指可数。这种沉寂之下,就算是有了好成绩,也会有“回光返照”这种声音的出现。他不会受这种言论的影响,别人呢?不是不信任队员们,谁都想把战队做好,但现实哪有那么容易就顺了人意,总有那么些因素让人心里不舒服。偏偏这时候赞助商还闹幺蛾子,要让他直接知道也没什么,但是soso这种行为让他很生气。他是好意没错,但这让花落觉得自己好像没一点用,战队里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他给弄垮了。花落生气很大一部分还是气自己,soso只是正好撞在枪口上,成了情绪爆发的引火线。

  来电铃声响起来,在空荡的天台上显得缥缈不定,丝丝缕缕地飘进花落的耳朵里。响了有几分钟,自己停了,随即又响起来。花落转了转眼珠,盯着手机看了十几秒,才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也不管钢化膜碎成了什么样,就接通了电话。

  

  “队长,在哪儿呢?”

  “天台。”

  “我来找你。”

  

  挂了电话没多久soso就上来了,手里还拎着杯热奶茶。soso上来也没说话,就走过去和花落坐在一起,把奶茶插上吸管给他。花落捏着手里的热源,觉得自己这次是矫情了,说开了也真没多大事。赞助没了再谈就是。再说了,创业苦情剧也总能皆大欢喜。但花落不准备先开口,撑着最后没剩多少的面子——

  然后这点面子被soso突然的亲吻吓得没了影儿。

  

  “耳朵流血了,怎么弄的?”

  “啊?”

  当事人并不知道自个儿的耳朵被摔碎的钢化膜添了彩,还在一本正经的寻思soso这是在找话题。旁观者就比当事人明白多了,看见花落搁在一边的手机就猜到了七七八八,借着话题调侃花落。

  “队长什么时候有摔手机的坏习惯了,用不用我去批发个一堆手机回来?”

  “没,不是。装的浅,掏东西带出来了。”

  

  话说开了俩人就没什么顾忌了。soso真心实意地认了错,他本来是想等花落压力小点再说,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让花落因为这个闹别扭,简直是得不偿失。不等花落说点什么,就被soso又训了一顿,原因是他竟然在这种天喝冷饮,还不知悔改。花落还没趁soso认错的时机作威作福就又被soso训上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soso看着花落这模样觉得好笑,当即决定占便宜,把花落抵在墙上亲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

  

  “以后有事先和你商量,你自己压力也别那么大,我还在呢,有什么事跟我说说。知道了?”

  “好。”

  

  创业苦情剧的主角已就位,创业成功指日可待。


【平安夜awm绝地求生24h/18:00】

  祁炀‖听说祁神养猫了

  

  有道是“祁醉一天不发.骚,凭白浪费公狗腰。”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哪个cp粉在某个平台上发出的,七转八转的到了花落耳朵里,随后各大战队纷纷得知了这个评价,花落也因此得到了祁醉额外的关注。

  某次赛后狂欢时间,祁醉发了一条微博—图片是于炀正枕在他的腿上,脸上透着些让人想入非非的绯红,上面的配字是“看看我的猫,可爱吧~”。

  一时之间粉丝们不知道是该为可爱炀神尖叫还是为这该死的甜美爱情尖叫,更有甚者直接深入分析这是事后,并列举了各大细节以证明自己的猜想。当事者一点儿也不体会粉丝的心情,转手就把恩爱秀到了花落面前,并刻意强调自家小队长愿意纵着自个儿骚。哪儿像有的人,一把年纪了还是孤家寡人。花-孤家寡人-落不甘示弱,截了个粉丝刷屏表白的图过去,结果如石沉大海,他要报复的对象已然抱着‘猫’去房间了。

  

  于炀变成了猫。白色的、小小的一只,尾巴尖上带着一小撮浅金色的毛,不细看还以为是在哪儿沾了脏东西。猫眼睛整体是湛蓝色的,透亮透亮的,还映着仍在睡着的祁醉。

  哪儿来的猫?这是祁醉睁眼的第一个想法。虽然很是疑惑但是仍然不妨碍他伸手薅了一把猫头,小猫也就乖顺的让他摸。

  “小队长呢?”祁醉撸着猫继续想。“难不成瞧见微博害羞了?啧,在我这脸皮怎么就这么薄呢。”

  “炀神——”祁醉故意拉长了声音,尾调坠在房间的空气里,一时间显得房间格外空旷。祁醉原想着害羞的小队长应该不会去远处,毕竟俩人同款的手机还并排搁在床上。但是没有答复。这一声要实在说声音也不算小,今天赛后放假所以在祁醉的小别墅里,按理于炀要是在家就能听到,听到就必然会回答,或者直接人就来了。但是祁醉的尾调一点点落下,落在寂然的空间里—没有回复。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祁醉几乎是立刻就站起来,捞起来手机就要打电话,但摸到手机的一刹他才想起来于炀没拿手机,就这一顿的空档,床上被忽略的小白猫前窜了一下借力跃上祁醉拿着手机的手臂。

  “喵呜~”小白猫的叫声和普通的猫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动作上有些亲昵的蹭着下意识托住他的祁醉。但祁醉莫名从这一声里听出来一些熟悉来,甚至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窜出来。

  祁醉:Youth?

  小炀猫:喵嗷——

  祁醉:……小哥哥?

  小炀猫:喵~呼噜呼噜~

  

  小队长变成猫了,变成猫的小队长不能调戏了怎么办?不对,以后还能变回来吗?变不回来怎么办,以后的性福生活不就没了吗?…战队那边怎么说?

  平生第一次,祁醉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从来都是自己给别人出难题,突然被扔了个这么大的难题,让他一时之间有点无所适从。不过祁醉很快平静下来,抱着小炀猫打开百度搜索“猫的生活习性”,看了一会儿祁醉又搜“人变成猫的原因和解决方法”。第一条自然是十分顺利的搜出一大堆相关信息,更有体贴的铲屎官们直接全程记录了自家猫主子的生长过程和各种习性。但是第二条搜出来的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甚至其中还夹杂着诡秘小说的推荐。祁醉大致一翻,没找到想要的,就退了百度,转手就打开微信,看到各个公众号和新闻推荐的下面唯一一个发过消息的花落,本着哥俩好的原则祁醉点开了对话框。

  

  花落:[图片]睁大你的眼看看谁孤家寡人了!?

  祁醉:你这都能抱怀里吗?怎么的,花哥,要睡粉啊?

  花落:滚!

  祁醉:啧,花哥,别这么躁嘛,你那些个小粉丝知道你这么暴躁吗?

  祁醉:跟你这打听个事。

  花落:?Youth终于开眼离家出走了?

  祁醉:正事。

  花落:说。

  祁醉:你知道人能变成猫吗?

  花落:(正在输入中…)

  【对方正在说话】

  花落:我.操.你大爷的祁醉!你是不是要说Youth变成猫了?你当谁都那么闲呢!战队放假你度蜜月度蜜月呗,全天下谁还不知道你有个对象了!我孤家寡人怎么了,吃你战队粮了!操!soso…

  

  祁醉听着花落要跑音的普通话就知道这人是想岔了,但也无可厚非,谁让他昨天还特意截了那条微博给花落看,这可真是误会大了。祁醉又翻了翻联系人列表,其余战队队长类如周哑巴,估摸也是不清楚这种事,无奈之余祁醉忽然想起来自个儿多才多艺的妈,立马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然后也被当做秀恩爱挂了电话。

  不过祁妈毕竟是祁妈,对儿子的关怀无微不至,挂了电话没多久就给儿媳发了一条微信。

  【对方向您推荐了xx著名精神科医生。】

  

  祁醉正无语凝噎之时,被抱在怀里的小炀猫突然叫了起来,盯着祁醉的眼神里充满了显而易见的期待。祁醉一看时间,再结合网上的知识,猜测小炀猫是饿了。家里没有猫粮,祁醉就热了袋牛奶给小炀猫喝。

  小炀猫喝奶像是刚出去没多久的奶猫,舌头带起的奶有一小部分溅在了绒毛上。祁醉趁这会儿观察才发现小炀猫尾巴尖上那一撮浅金色的毛。下意识就想要去摸,却被小炀猫灵活地躲了过去,祁醉才想起来有铲屎官说自家主子吃饭时不喜欢被摸。罢了,也不急着一会儿。祁醉这么想着又给自己点了份外卖,寻思该怎么处理这事。本来这个小假期是用来作一些羞羞的事情的,还答应了于炀要一起去置办些家里的生活用品,更重要的是买些新的床上用品。但于炀这个情况。肯定是没办法实行计划了,而且不知道还能不能变回来。如果变不回来,战队少个主力事小,各大网络平台要出现的流言也是小事,大事是他祁醉岂不是要和猫过一辈子,虽说这猫是于炀变的,但总归猫不如人,光是寿数上就叫祁醉愁的想秃头。好在小炀猫没让祁醉苦恼太长时间,喝饱后极为自觉地就黏上祁醉,嘴边沾着的奶就蹭在祁醉的衣服上。祁醉也不甚在意,小心的避开小炀猫的肚子把他抱在怀里,小炀猫就顺势在祁醉嘴角蹭了蹭,做出了个亲吻的动作,然后利落的蹦下来,跳到祁醉订完外卖就搁在一边的手机旁边。用脑袋顶了顶手机,然后仰脸看着祁醉,祁醉一看小炀猫的眼神就知道他是想看自己手机,于是就替他打开,看看小炀猫要做什么。

  祁醉并不热衷桌面上乱七八糟的设置,就随着手机原来的样子用。他惯常用的软件也就那么几个,此刻一一躺在桌面上,等着小炀猫的临幸。小炀猫辨认了一下,用猫爪点了点微博的图标,奈何手机原带的防误触模式让小炀猫没能成功的点开微博,祁醉大概能猜到小炀猫点微博是要做什么,于是他把小炀猫抱来放在怀里,又拿起来手机点开微博,找到自己最近发的微博点开举到小炀猫面前。果然小炀猫认认真真的看了这条微博,还不忘仰头看祁醉。祁醉意外发现自己竟然能接收到小炀猫的信号——这是让他点开评论区的意思。

  评论区被顶到最高的是一条艾特于炀的评论,跟着下面清一色一排艾特于炀的。祁醉明显感觉到小炀猫十分满意的点点头,还傲娇十足得叫了一声,大约是觉得本该如此。接收到这个信号的祁醉不由失笑,他平时都不知道于炀占有欲这么重,看来变成猫也不全然是坏事。

  

  外卖很快就到了,祁醉点饭时就在于炀平时常吃的几样里随便选了几个,正巧有个小龙虾。剥壳的时候祁醉看着小炀猫期待的目光,就习惯性的剥了壳就要喂,都到小炀猫嘴边了他才想起来猫是不能吃辣的,于是立马把手收了回来。这个举动在小炀猫眼里就是祁醉突然不给他吃东西了,那叫一个委屈,眼看着透亮的眸里就要出现泪光。祁醉速度也不慢,立马换了不辣的菜递过去,小炀猫却不领情,焉焉的低着小脑袋,任祁醉怎么哄都不吃。祁醉没办法,只能把龙虾在温水里过了几遍尝着没一点辣味了才让小炀猫吃,吃到了钟意的食物,小炀猫的心情立马就好了起来,在祁醉怀里打了几个滚儿。

  一天相处下来,祁醉也摸透了小炀猫的脾气,毕竟根儿上还是Youth。傍晚的时候,祁醉又发了一条微博。图片是正在他怀里撒娇的小炀猫,配字稍微改了下“看看我的小炀猫,可爱吧~”一时间粉丝再度疯狂,更有显微镜粉看到了小炀猫尾巴尖上的一撮浅金色毛发,艾特于炀的评论一个接一个。祁醉本来是想如果以后于炀都变不回来了,这也算先打个预防针,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估摸还没人能想到这上面来。

  

  第二天的闹钟按时响起,祁醉伸手关了闹钟去捞小炀猫,熟料捞了个空,本来应该在怀里的猫这会儿连影儿都没见。祁醉坐起来要正要喊,卧室门就被打开了。

  于炀应该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听到卧室里闹钟响本来是想来关闹钟,没想到祁醉已经自己起来了。一时之间于炀不知道该说什么,昨天的事他也有点印象,但是变成猫这种事谁会觉得是真的,但是祁醉的微博分明证明昨天是真的。

  我变成了猫,还和队长撒娇。于炀干巴巴地想,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事实上祁醉也在等着于炀开口。这种事情当事人自然会比旁观者有更深刻的体会。

  

  “队,队长。”

  “嗯?”

  “……喵~”

  

  最后当然是于炀喵成了祁醉的早饭,变成小炀猫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小插曲。怎么都查不出来是为什么的祁醉只得更关注小队长,以防再次出现这种情况。

  夫夫和谐生活依旧继续——

  

  

  【梗是有一阵空间都在转的点链接输cp出梗,最后预祝各位有对象的继续和和美美,没对象的早点找到对象↣】


你准备好了吗——

碧云归鸿:

【平安夜awm绝地求生24h】终宣来了!!!



雪和子弹落在寂静黑夜中,长号吹起永不放弃的角声
有人举枪宣告,愿来日圣诞树之上是冠军皇冕。

奇迹缔造者与奇迹本身交锋而起惊寰一枪
风雪喧嚣之际有少年从黑夜深处走出——
他来,拥抱他的光。


主策:川总

副策:碧云归鸿

朗姆酒兑水

00:00惆怅东栏 @惆怅东栏 

01:00咖噜 @咖噜 

06:00萧奈怜很友好不想让美工辛苦 @萧奈怜很友好不想让美工辛苦 

07:00岐玖南渊 @岐玖南渊 

08:00喻乔 @喻乔 

09:00药药糖 @药药糖 

10:00麦茶 @麦茶 

11:00川总 @小沈同学 

12:00碧云归鸿 @碧云归鸿 

13:00無妄之災 @無妄之災. 

14:00蓝家泠儿 @蓝家泠儿 

15:00云術 @云術 

16:00晏棠 @晏棠 

17:00小妄枯了QAQ @小妄枯了QAQ 

18:00榆安桐 @榆安桐 

19:00-無端 -@-無端- 

19:30青衫不改 @青衫不改🍃 

20:00红油抄手 @红油抄手 

21:00朗姆酒兑水 @朗姆酒兑水 

22:00池逍 @池逍 

23:00林钟十九 @林钟十九✨【主页抽奖看看我】 


特别鸣谢海报美工劳斯啊零!!!

我们是卡死线的策划组。

明天见了宝贝们!!!



2020年荒草组青年节不限cp活动宣传

川总:

大家好,今年本来要在五月四日办活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办成,于是准备在2020年青年节五月四日再次举办活动。


不限cp的一次活动,欢迎各路劳斯。


字画文章均可参加,作品内容需要微审,不严,毕竟要负责,希望理解。


占tag致歉。


荒草组全体成员欢迎劳斯加入。


加Q3061533865


 @朗姆酒兑水  @碧云归鸿  @榆安桐 

about四级之后的小脑洞

    身为“谋财害命”二人组之一的贺朝其实并不担心什么英语四级考试,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不是强制要求报名参加他可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幼稚的测试。所以当在外面抱着奶茶等了半个小时的谢俞看到一脸颓丧出来的贺朝时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骗亲亲抱抱举高高这种伎俩贺朝用的太多了。

“诶诶,老谢,别走啊。”贺朝借着大长腿优势十分迅速地追上谢俞,并自觉地从男朋友手上拿来还温着的奶茶,喝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问“你就不好奇我考怎么样?”

    非当事人谢俞冷漠的一侧身,躲过贺朝要攀上来的手,并表示一点都不想知道他考的怎么样。贺朝见引诱无果,依旧不死心,主动向小朋友交代考的如何。

    “题是真的弱智,答案那么明显根本凸显不出来我的水平……”(此处省略五百字)

    “重点?”

    “嗐。他作文给我来了个四世同堂,让我说跟外国友人介绍四世同堂有多么好。这我往哪儿知道去,咱老贺十年八年的回来一次,这不是欺负我这种只有男朋友的人嘛!”

    说完贺朝四下一打量,发现几乎都是低着头凑一起说考试的,于是极其迅速地在谢俞侧脸上亲了一口。

    “嘿嘿,谢谢咱唯一的男朋友的安慰。”




(我也不知道骚哥他考不考四级,反正考完我是哭了。)

朗姆酒兑水:

碧云归鸿:

【平安夜awm绝地求生24h】一宣

雪和子弹落在寂静黑夜中,长号吹起永不放弃的角声
有人举枪宣告,愿来日圣诞树之上是冠军皇冕。

奇迹缔造者与奇迹本身交锋而起惊寰一枪
风雪喧嚣之际有少年从黑夜深处走出——
他来,拥抱他的光。

策划/ @川总
协助/ @朗姆酒兑水
        @碧云归鸿
海报、文案/原po

【tag】平安夜awm绝地求生24h

敬请期待

AWM花落粉丝应援团:

#花落圣诞24h一宣#

“听说很多人对我的印象停留在听某人讲故事啊?
“所以,是想单挑吗?”
说话那人关上麦,余光扫过电脑旁的名片。

你花哥还是你花哥。
他是谁可不要忘了——

骑士团队长,Knight-Flower,骑士团永不凋零。

他可是花落。


主策:程鲤
副策:逾期
幕后:七莙
题字:姜祺
文案:匿名
美工:嫏华

参与名单终宣公布。

雷安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为了让某人给画画,我好卑微。



由秋入冬从来都是个循环往复的季节,忽冷忽热,衣服在衣柜里和身上来回跑。雷狮按照往常的惯例把安迷修该穿的衣服拿出来,挂在衣柜前放的简易衣架上。

某位尊崇骑士道精神的人永远只有一套标配衣服,四季不换。为了避免这人在这个季节能安生的活着,雷狮难得多操了心。

多喝热水是这个季节必不可少的提醒。安迷修就从不记得喝水这个工作,一杯热水往往怎么热的就怎么凉,一点不少。有次雷狮在水里放了蜂蜜,意外地让安迷修老老实实喝完了一杯水。于是雷狮试着在热水里加一些东西,安迷修每次都能喝完,摸着这个习惯的雷狮就又多了一项任务——

一杯蜂蜜水被放在桌上。

安迷修很少有单独一人的照片,为数不多的一张就摆在这桌上。是在刚入职的时候照的,十分板正。但这也不影响雷狮拿起来放在嘴边,做了个亲吻的动作。

 

“大哥,走了。”

卡米尔戴好口罩,视线在安迷修的照片上停了一刻,才移到雷狮身上。他注意到雷狮今天仍旧穿着单衣,就把已经拿在手里车钥匙换了一把。

 

他们出来的时间刚好,错过了上班的高峰期,一路上基本没什么车。雷狮拒绝了卡米尔开车的提议,此刻正坐在驾驶位上盯着红灯最后十秒的倒计时。卡米尔趁着等红灯的空隙发了条信息,在倒数“3”时抬起头来,拽了一下口罩,观察周围的车况。

车一路平稳的停在了办公楼下,雷狮熄了火,顿了一秒,才打开安全带。

 

“喂,安迷修,”

“大哥。”

……

“下车。”

 

安迷修一般不经常来公司,以他的性格更适合在各种合作中幹旋,和各大合作伙伴交流。雷狮就负责公司内部的管理,他眼里一向揉不得沙子,管理公司虽然严苛霸道些,但也十分有效。所以当雷狮走进公司的时候整体氛围瞬间沉了几度。

但凡事总有例外。

佩利就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准备现场造次,被帕洛斯一把拽住了。

“雷狮老大,安迷修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现在拿给你吗?”帕洛斯觑着雷狮的脸色,斟酌一番才决定自己来说,毕竟佩利并不会察言观色,这种节骨眼上惹出更大的怒火是十分不理智的找死行为。

前行的步伐不停,雷狮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似乎随时都能转身给帕洛斯一拳。这似乎要出的拳头并没有出,换成了更为冷冽的一句话。

“我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

帕洛斯及时停住,堪堪躲过最后也没忍住的拳头。他眼神极速的扫过卡米尔,看到人并没有要为他申辩的意思,眸色一暗预备接受雷狮的下个动作。雷狮却出乎意料的收了拳,给了他一个申辩的机会。

“是我让他收拾的,大哥。”卡米尔终于顺了帕洛斯的意为他解了围。雷狮侧脸瞥了一眼卡米尔,站直身,转身时一一与小心翼翼伸出视线的员工对视,逼退一圈目光,然后径直向那个熟悉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某个尊崇骑士道的人,永远停在了追寻骑士精神的路上。

最后一个骑士也成了历史。

 

雷狮抱着被收拾出来的、仅仅一个箱子就装满的安迷修的东西,满脑子就剩下一个念头——那杯蜂蜜水应该凉了。


sofa‖试炼第三

sofa‖女装

  

  相对于之前的试炼来讲,女装的进度就快了许多,花落秉承着快试快完事的态度,也没有什么拒绝的意思,就等soso把衣服买回来。

  关起门来穿个衣服有什么好怕的。花落如是想。但他却低估了soso想要一饱眼福的心,所以当soso拿了至少有五件女装搁在他面前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不是,怎么这么多呢?”

  “我问过你,不是你说的都可以吗?”

  花落仔细回想,怎么也没想起来是哪天答应的这事,好像试炼那张纸上也没写是要穿多少,只写了穿女装,前后这么一串,花落就觉得自己被坑了,抬脸就要拒绝正在整理衣服的soso。soso一早就猜到这个大忙人要忘了答应好的事,头也没抬就把调到俩人微信聊天框的手机扔了过来。

  soso:“穿几件?”

  🌸:“不是一件吗?”

  soso:“是五件。行吗?”

  🌸:“行。”

  花落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在想什么,怎么就轻易答应了soso这明显得寸进尺的要求,可能是哪个赞助又撤走了或者是青训生的水平迟迟没有提高之类的事情吧。反正一件也是穿,五件也是穿,卧室门一关谁看得见。

  在平常生活小事上,花落的心思说细不细,这种无甚所谓的事情就不会太放在心上,何况还是soso的要求。

  

  第一件是挺平常的一件带花边短款白衬衫,配套的是一条高腰直筒裤。是一套很日常的装扮,看上去也没那么女气,花落干脆利落地套上衬衫,却被裤腰阻止了潇洒的动作。原来是soso忽略了男裤和女裤的细小差距,矮腰的或许不是很明显,这种高腰的就没得办法了。最后只好用了soso的一条日常裤子来代替。临时拉来凑合的裤子自然比不上配套的裤,露出一截窄腰来,生生把一套日常衣服穿出了极致诱惑的感觉来。

  

  soso趁花落去看镜子的空挡捞出手机,拍了几张图留念。

  

  第二套是流行了有一段时间的jk制服。黑色系的,领口用金色的线绣了两道边,送了一个领结;长袖,配了短裙,还有一双差一点到膝盖的长袜。

  花落意图反抗,最终以无效告终。

  裙子本来就短,到了花落身上就显得格外短,就算是穿上长袜也漏出来一截腿。花落就弯下腰,手指勾着长袜的边儿试试弹性,又努力向上拽了拽,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soso在乐的不能自已的情况下还记得拍花落的囧样。这让花落一时之间十分羞愤,也不扯袜子了,直起身来就去扑soso。soso正在床上半坐着笑的开心,看到花落的动作后下意识立马就护着手机,又怕花落这么扑过来会磕着,赶紧伸出空着的手来去接着人。

  两人在床上滚了两圈,本来是花落为了夺手机压在soso身上,后来被soso揽着腰给反压回去了。作为原本的主角—手机此刻在角落里吃着酸溜溜新鲜的柠檬。

  

  “别动,再动我就办了你。”soso压着嗓子,手不客气的顺着宽松的上衣摸进去,如愿以偿的看到花落顿住了动作——

  被忽略的主角不甘心独自在角落落灰,高昂的声音响起来,打断了主人的好事。

  

  “so神,花哥怎么又拉黑我,十次电话九次打不通。啧,怎么这么小心眼呢。”罪魁祸首祁醉毫不知晓自己打断了什么好事,自顾自在那头‘诉说’着花落的罪行。soso站起来,和花落对了一下视线,立马就明白祁醉这个逼说的是假话。

  “少来,你是直接打我这了吧。怎么着,你家童养媳不香了?”

  “嗐,这是什么话。花哥这个点不该在埋头苦练,不然再让我们Youth爆个头可怎么行。”

  “少扯,有事说事,我这忙着呢。”

  “忙什么?花哥今儿从了你了?”

  

  soso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就被花落从后面给拿走了。

  

  “退役一次把坏习惯养出来了?说事儿,别浪费时间。”

  “哪儿能呢。Youth说这周末打个联谊赛,带上周哑巴他们几个,看看最近都什么进程。”

  “联谊赛?行,到时候你直接微信我。”

  “得嘞。正事说完了我问点别的,你跟soso?”

  soso正整理床单,没注意这边话题已经移到了私事上,花落下意识就向门走了两步。

  按理说这种事情没必要藏着,但现在战队形式不好,这种事到别有用心的人口中就是另一个现实了。再说现在搁soso面前跟祁醉说这些事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花落就顿了一下,打开门出去了。

  我出来干什么?花落站门口这么想,但也没转身进去,而是冲着自己的机位过去了。

  “花哥?怎么不说话,嗐,这还不好意思了?不方便也没事。”电话那头祁醉难得当了一次人。

  花落已经坐到了自个儿的位置上,呼出一口气,才接上祁醉的话头。

  “我跟soso,就你跟小队长,懂?”

  …

  

  闲侃了几句花落就挂了电话,盯着显示器发呆。他跟soso,现在各大战队虽然有拿这个开玩笑的,但多半都不知道这是真的,更不用说粉丝什么的。战队正处于低迷期,一旦公布粉丝会怎么想?对soso的言论会偏向什么?一系列问题都得处理,稍有不对连人带战队都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嗐,管他呢,该来的总会来。花落自我安慰了一下,低头摆弄soso的手机。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是在和soso抢手机的,抢手机!完了,自己穿着什么就出来了!!!

  背上突然一重,是soso拿了件风衣刚搭上来。训练室的空气一度十分安静。soso那边清了清嗓,叫他们继续训练,这边拎着呆愣的花落就走。

  且不说以后的问题,当下怎么在队友面前拾起形象的问题就够花落头疼的了。

  

  

  【祁醉:别问,问就是我是幕后推动者,不是我哪儿能看到你们花哥女装出来。

  队友:别问,问就是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又瞎又聋啥都不知道。】